2月18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》。《规划纲要》明确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目标,到2022年前打好连接湾区各市的基础;在2035年前有更多便利大湾区各城及居民流通的措施,并在该年完成整个湾区建设。

北京2月19日 –
中国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最新出炉,分析人士认为,规划将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成世界级大湾区,中国现代化的下一模板,未来推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成为大湾区发展的重头戏,大力推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能为高质量增长提供坚实支撑,同时,大湾区还能在新一轮对外开放中发挥先导作用。

对此,中泰证券经济学博士、副研究员杨畅认为:

图片 1

1、要求落地见效。规划提出,”规划近期至2022年,远期展望到2035年”。一般来讲,规划往往反映中长期的政策意图,纲要则更是侧重原则性表述。而完成短期目标仅预留3年时间,且文中较大篇幅涉及细化措施。因此,政策意图相对侧重细化措施的加快落实与实际见效。

分析师观点:粤港澳大湾区应成为“中国内部的欧盟” 现代化下一模板。资料图片:2018年9月,深圳市区的高层建筑。REUTERS/Jason Lee

2、淡化经济增速。文中提出”到2022年,粤港澳大湾区综合实力显著增强,粤港澳合作更加深入广泛,区域内生发展动力进一步提升,发展活力充沛、创新能力突出、产业结构优化、要素流动顺畅、生态环境优美的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框架基本形成”。并未涉及经济增速范围,也表明粤港澳区域的发展,不能简单以经济增速来考量,完场国家战略意图才是重点。

中国国务院周一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,规划近期至2022年,远期展望到2035年,提出到2022年,粤港澳大湾区综合实力显着增强,区域内生发展动力进一步提升,发展活力充沛、创新能力突出、产业结构优化、要素流动顺畅、生态环境优美的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框架基本形成。

3、创新和改革放在首位。体现在诸多方面,其中基本原则第一条就明确“创新驱动,改革引领”,要求“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完善区域协同创新体系,集聚国际创新资源,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发展区域。全面深化改革,推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新突破,释放改革红利,促进各类要素在大湾区便捷流动和优化配置”。远期目标也提出,“到2035年,大湾区形成以创新为主要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”。具体任务第一条也明确要“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”

以下为分析人士评论:

4、向心集聚有望加速。文本明确提出,要“极点带动。发挥香港-深圳、广州-佛山、澳门-珠海强强联合的引领带动作用,深化港深、澳珠合作,加快广佛同城化建设,提升整体实力和全球影响力,引领粤港澳大湾区深度参与国际合作”。“以香港、澳门、广州、深圳四大中心城市作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,继续发挥比较优势做优做强,增强对周边区域发展的辐射带动作用。”按照文本中的定位,四大中心城市略有错位,香港“国际大都会”、广州“国际大都市”,更加侧重综合性城市定位,澳门则相对侧重“文化”,深圳重点打造“创新创意之都”。

–华南理工大学教授
郑永年(援引自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“侠客岛”):

5、发达地区加杠杆。文本重点任务第二条就强调“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”,包括现代化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、优化提升信息基础设施、建设能源安全保障体系、强化水资源安全保障等四个方面,基础设施有望涉及到铁路、机场、5g、能源设施、水利设施等领域。

从我的角度看这个大湾区,对标的应该是欧盟、应该是之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区、和曾经进入谈判的TPP。

6、结构调整仍是重点。重点任务第三条强调“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”,这与中央坚持的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脉相承,一方面是支持传统产业改造升级,另一方面是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,培育若干世界级产业集群。

大陆要告别以往的粗放发展模式,跨越中等收入陷阱,需要各方面的创新;香港的制造业已经都转移到珠三角了,只剩下金融服务业,面临发展瓶颈;澳门更是产业单一。三地都面临瓶颈,各自为战去突破,有难度。

7、开放有望成为亮点。主要体现在金融、医疗、教育等方面。尤其是“支持港澳医疗卫生服务提供主体在珠三角九市按规定以独资、合资或合作等方式设置医疗机构,发展区域医疗联合体和区域性医疗中心”;“推动对港澳在金融、教育、及争议解决、航运、物流、铁路运输、电信、中医药、建筑及相关工程等领域实施特别开放措施”等内容,都有可能对国内相关领域形成影响。

但如果把三地的要素结合起来呢?可能就完全不同。这就和欧盟内部很像,分散开,各自力量不算强;合在一起,人员、资本、技术,全要素流动起来。

8、防风险仍是底线。文本中特别点出了金融风险和财政风险,要求“做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,重点防控金融风险”,“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”。“广东省要严格落实预算法有关规定,强化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,有效规范政府举债融资;加大财政约束力度,有效抑制不具有还款能力的项目建设”

粤港澳三地虽然是“两制”,但我们是“一国”,有中央政府从中协调。换言之,大湾区应该成为“中国内部的欧盟”,既对标欧盟的高标准、好做法,又避免欧盟缺乏协调产生的弊病。

9、要从国家机器开动的角度来观察区域政策的变化。现阶段,除传统总量政策之外,结构性政策是政府发力的重点,无论在所有制结构、区域结构、资金结构、行业结构,都会在国家机器开动下相继发力。可以预期的是,除粤港澳规划之外,长三角一体化等国家战略有望相继发布,共同推动经济转型发展。

对地方政府来说,不要觉得大湾区仅仅是个经济项目。当然,没错,这肯定会促进经济发展;但要超越简单的经济思维。大湾区应该是中国现代化的下一个模板。

未来世界竞争,就是对优质资本的竞争。中国以什么来吸引世界的优质资本?就需要大的平台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,中国要更深化改革,更加开放,才能克服贸易保护主义、经济民族主义,大湾区就是这样的谋划。如果大湾区的制度衔接到位、全要素自由流动,又有技术又有市场,还有资金和法治,对于国内、国际的优质资本吸引力就太大了。华尔街不会放弃,欧洲、日本也不会放弃。

我们已经是“一国”了,就要更从技术层面着眼解决问题。不同的制度是眼下的障碍,但未尝不是机会。不同的制度在一起,融合、碰撞,现在的障碍可能转变成优势。这不是谁吃掉谁,而是可以在制度的融合中调试出更优的选择。

最重要的是,市场要起决定作用。不要规定某个城市要做什么、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,这应该是市场形成的。深圳的科技就在向东莞转移,因为土地贵了。

–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 黄文涛/金殿臣:

相关文章